您的位置: 通什信息网 > 体育

奇门散手第二百四十八章势

发布时间:2019-11-19 12:47:26

奇门散手 第二百四十八章势

更新时间:

唐宁不但不以为耻,甚至还有些期待,没错,就是对江涛脑中,眼中,口中所谓猴戏的期待。他现在通过眉毛,眼睛,嘴角翘起的弧度形状加上脸部肌肉等等

,所有这些综合因素在一起表现出来的表情、神色就是那种很不淡定,跃跃欲试的期待。

江涛外挪了几步,离他远远的。生怕这家伙的非人类情绪和低智商会传染。唐宁咧嘴乐呵呵的道:“猴戏嘛……嘿嘿,是得耍耍看!不过,江小子,难道你就不觉着这种擂台打起来很有意思、很文雅、很……具有挑战性吗?”

“狗屁……”

“同屁!不过……”周宇呵呵笑着,神色神情忽地一变,变得跟唐宁一般无二。低头握拳在嘴边轻咳了声,还特意往他身边靠了靠。跟唐宁一起瞅着江涛嘿嘿道:“咱不敢屁唐大能,所以呢,就只能屁屁你江小子喽!”

“哼,弱智!”

典型的俩非正常人家的孩子,江涛懒得再跟他俩拌嘴,索性直接蹿离座位,大步流星,几步掠到了选手区的边缘,望向擂台,期待着下一场的开始。桀骜的眼神当中带有自然而然的那种傲然和不屑。不是那种清高,而是纯粹的不屑、看不起。从骨子里蔑视这种多少带有些虚假,藏着掖着不发挥出完全实力,不见血的擂台比斗较量。

虽然年轻,但见过、经历过真正的生死之地的他,现在实在是兴趣缺缺。曾有过弃权的念头,但这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隐隐的感觉到,随着比赛的继续进行,或许还会出现其他的变数。能让他觉着无聊冷却的热血再度沸腾起来。

这时,把随着终场结束的铜锣声,一道洪亮的声音陡然响起。

“初赛第三十七场,来自山东烟台的选手秦玉/峰……胜出!”

吼!周围观众席上轰地山呼海啸,声浪如潮。

从下午一diǎn到现在,比赛没间断的进行了七个多小时,无论是选手还是观众,体力消耗都非常的大。选手身体素质在,各方面来讲都要强一些,再来几个小时也支持得住,可观众就不行了。但尽管如此,他们之中绝大多数的人还是想坚持到最后一场结束,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兴趣。坚持到现在,根本就不是在看比赛,而是在熬了。

米水未进的嗓子在见到刚刚那名十**岁的年轻选手胜出以后,还能发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是不得不佩服他们,佩服死了!

台上的秦玉/峰身材中等,偏瘦,但长得眉清目秀,一身黑色“李宁”。真有些卓尔不群的气质,四十分钟完整的赛时坚持下来,也累的面色潮红,脸膛汗津津,气喘吁吁,但结果对他来説是好的。最后一击,仗着身法之利,仅以一招之差取得了本场胜利。礼貌的向观众致意,翻身跃下擂台。

经过江涛身边时,禁不住朝他连连打量。

错身的刹那间,江涛突然道:“恭喜!”

“……谢谢!”秦玉/峰一怔,脚步迟缓了下,礼貌的回应道:“如果你是江涛的话,那就祝你取得下场的胜利。”

望着他走远的背影,江涛眼中似有熊熊火焰燃烧,嘴唇微动。“那是必然的!”

“各位观众,现在休场五分钟,五分钟后,将进行今天最后一场比赛。请选手做好准备。闵老先生,到目前为止,初赛已经进行了三十七场,以您老的经验来看,参赛的这些选手优缺diǎn在哪里?”

花白发丝梳理得整整齐齐,一身灰色唐装,连续在解説台前坐了七个多小时,也嘴不停歇的帮着鲁西平解説了七个多小时,但仍气度悠闲的闵老先生端起杯子,轻抿了口茶,扳过话筒。操着一口地道的河南腔,道:“总体来看,参赛的这些选手年龄段都偏低,年龄最长的还不到三十岁,但各个功夫都不弱。看到这些充满朝气的年轻人,説实话,老朽甚慰,深感吾道不孤啊!中华武术传承千年,经历了无数次大起大落跌宕的年代。无数的典籍被焚毁,道统失传,这不得不説是人类世界的遗憾,我们华人的遗憾,武术文明的损失,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日益提高,曾经享誉世界的中国功夫,真正掌握拳法精髓的习武者已经少之又少,但是今天,我看到了希望,从这些年轻人的身上,我看到了中华武术的传承。武魂觉醒的时代,已经不远了。”

“现场的观众朋友们,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各位参赛的选手们。闽老的话,你们听到了没有?”

场馆内呼声雷动,巨大震耳的声浪中只能隐隐的听清:“听……到……了……”

鲁西平双手捧着话筒,激动的吼道:“武魂觉醒的时代已经来临了,那么朋友们,你们告诉我,强身健体,自强不息,是什么?”

“中……华……武……魂!中……华……武……魂……”

“中华武魂的精神是什么?”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是的!强身健体,自强不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中华武魂精神所在,不但是习武者的脊梁,也是中华儿女的脊梁!朋友们,现场的和电视机前的朋友们。我相信,传承千年的中华武术永不没落。它即将在世界焕发出新的神采。那么朋友们,你们来告诉我,中华武术象征着什么?”

“天……下……无……敌……天……下……无……敌……天……下……无……敌……”

仿佛打了鸡血似的观众和许多的选手涨红着脸孔。激动,忘形,歇斯底里的呼喊着!山呼海啸汇聚在一起的声浪几乎掀开了房dǐng。

二楼贵宾席的日本人没几个能听得懂中文,但能感觉到这种突地暴起的气氛。能感受到中国人源自骨子里的那种亢奋,昂然,激动,和不知所谓的疯狂。脸色不正常,禁不住往一起靠了靠,试图从同伴的身上寻找支持。

沉稳大气的野山浅次微微摇头,对左右的黑木俊一和吉木嘉佐叹道:“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兴这套。当年中国革命军第八路军如果不是掏出了一套无与伦比的宣传功夫,怎么可能蒙骗了那么多的中国百姓加入他们。从而使他们的力量一大再大。最后终于夺取了整个天下,宣传啊!它无形的,看不见的,但实在是令人恐怖的力量啊!”

过了片刻,他忽地见到黑木俊一眉头锁紧,目光中含着思索,微微一笑,缓缓问道:“黑木君,在想什么?也被这种无理智的行为吓到了吗?”

“不,野山老师。”黑木俊一摇摇头,迟缓了片刻,才道:“我在想,几百,上千,无数的人在为了同一口号而呼喊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形成了一种势?一种看不见的大势?如果可能的话,在比武时,是不是也可以借助这种势?将外势转为自己的力量……哦,对不起,野山老师,这只是我的猜想,请您原谅我的妄言。失态了!”

野山浅次眸光大涨,甚至带着些许震惊和讶然,略带兴奋的道:“不,不,黑木,我的孩子!你这不是妄言,不仅不是妄言,反而猜想的很对,非常正确!”

“真的吗?野山老师,我的猜想没错?真的可以借助这种势吗?”黑木俊一坐不住了,猛地站起来,目光灼灼,真正失态的直视着这位雾隐北辰的二号人物,总教头,野山浅次。

一直以来,年轻英俊的长相,冷酷俊朗的外表都带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冷静镇定。很少会把心里所想体现在脸上,但现在,他真的激动了。眼中带着火热。

“坐下,黑木,我的孩子。”

“是,野山老师,对不起,我失态了。”

待黑木俊一重新坐好。目光中透着欣慰的野山浅次才频频赞许着diǎn头,忽而又严肃的道:“我的孩子,你猜测的很对,这的确是一种势!不但可以借,还可以拿来用之伤敌。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这种至高层次的境界,并不是你现在所考虑的事情,否则,有害无益。”

“为什么?”

“你知道千年来,在我雾隐北辰一派能达到此种蓄势,借势,集天,地,人诸多大势于一体至高境界的有几人?”

没等黑木俊一回答,野山浅次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黑木俊一看着眼前的那根手指,不确定的问道:“一、一位?”

“是的,千年来只有一位!”

黑木俊一心里陡然一震,他脑内灵光一闪,猛然间想到了历史上的那位不但在日本本土,甚至在世界上都鼎鼎大名的卓绝人物。“难道是?”

“不错!正是开创我雾隐北辰一派的千叶祖师。那位伟大的千叶周作阁下!”

“真的是祖师啊……”黑木俊一心里凉了,目光也随即暗淡了下去,能达到那种境界的千年来居然只有千叶祖师一位,那岂不是説要修至宗师境界方可?

……

“那位大叔真能忽悠!唐宁,能瞧见他桌上的名牌不?”

“晕,大哥,想啥呢?你真当我千里眼啊?看他的名牌干嘛?想认识他?”

“当然了,难道你没瞧见?场子里这些人都被他忽悠得跟打了鸡血似的。上帝!还武魂觉醒的时代!还中华武魂!还、还天下无敌!我靠,我他妈的都被他忽悠的热血沸腾了。”

“这就是一种势啊!如果咱们能借助这种势的话,不用动手,只要轻轻吹口气,场子里这些人能全灭。”

“……你啥、啥个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过,你甭想了,想也没有用。”

“原因?”

“嘿嘿,除非你是宗师,是陆地神仙之流!”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