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通什信息网 > 美食

媒体越南弃办亚运会看似艰难决定实为理智选

发布时间:2019-11-25 06:38:29

媒体:越南弃办亚运会 看似艰难决定实为理智选择 - 综合体育 - 邯郸之窗

[体育]越南总理阮晋勇上周宣布,放弃2019年亚运会主办权。此时,距离越南获得主办权只有15个月。从国际信誉的角度说,此举必将影响越南的国际形象。

不过,越南这个艰难的决定,是针对现实的理智选择。阮晋勇表示,越南正受到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政府拿不出足够的预算举办亚运会。新建的场馆设施,在亚运会后也将得不到可持续应用。

这是继1970年韩国、1978年巴基斯坦之后,第三次出现弃办亚运会的局面。其实,在我们的身边,偶尔也会发生类似事件。比如一位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上班族,不顾一切地追到了白富美。逐渐成熟之后,他才懂得自己需要门当户对的爱情,只能忍痛选择放弃。别人说他无情义,可谁又懂得个中甘苦?

去年年中,越南安然度过因为预期美国缩减QE而导致的全球新兴市场动荡,经济基本面没有更大的风险和危机,远好于2012年提出申办时。因此越南成功承办2019年亚运会,进而实现其战略目标的努力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越南虽然不是富裕的国家,但GDP总额也有1700多亿美元,年度财政预算总支出479亿美元。按照阮晋勇总理宣布的20亿元预算,在未来5年中,每年支出仅是亿美元,约占全国年度财政预算总支出的1%。亚运会投资建设本身也能拉动经济,提供各种收益。如果场馆尽量利用已有设施,预算支出规模还能少得多。

在申办之时,越南希望通过亚运会带动全国在2020年实现城市化率45%的战略目标;大力推动河内的道路建设、旧区改造、道路乃至轨道交通建设;通过举办国际赛事,成为东盟国家体育和文化交流的中心,在东盟具有更大影响力和话语权。有国际舆论分析指出,越南放弃亚运会,并非全部出自经济因素,而是国内政治势力交锋的结果。

亚运史上的两次弃办

在亚运会的历史上,曾发生过两次弃办事件。最终,救火的都是泰国曼谷。

1966年第五届曼谷亚运会开幕前,韩国汉城提出申办第六届亚运会。因为没有竞争对手,汉城顺利成为1970年第六届亚运会主办城市。可是在1968年,韩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放弃了第六届亚运会的承办权。无奈之下,最终由1966年亚运会主办地曼谷接办救急。

由于泰国政府没有足够的预算,亚奥理事会决定,由各参赛组织视各自的经济状况,共同承担1970年亚运会的举办经费。比赛项目缩减成13个大项135项比赛,取消了球及桌球项目,但因为泰国国王普密蓬喜欢帆船,因此首次增加了帆船比赛。该届亚运会首次采用了卫星转播技术,向全亚洲播出亚运会的盛况。每家转播电视台必须出资2000美元。

到了1974年德黑兰亚运会期间,巴基斯坦的伊斯兰马巴德、新加坡及日本福冈,提出申办1978年第八届亚运会。经过激烈角逐,伊斯兰马巴德得到承办权。到了1975年,巴基斯坦因为国内经济萧条、政治局势动荡不安,宣布放弃主办亚运会。已举办了两届亚运会的泰国曼谷再度挺身而出,接下第八届亚运会承办权,成为亚洲首个三度举办亚运会的城市。1978年亚运会的举办经费,仍由各会员协会依照各自的经济能力分担。比赛会期比照第五届和第六届曼谷亚运会,在12月9日到20日举行。加上1998年的第十三届曼谷亚运会,曼谷总共承办了四届亚运会,都是在12月9日开幕、20日闭幕,都由泰国国王普密蓬主持开幕式,这成就了亚运史上的一段佳话。

接办者9月20日产生

越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报》称,亚奥理事会对越南宣布放弃亚运会表示理解。亚奥理事会说,自从河内获得亚运会主办权后,亚奥理事会先后3 次对河内的筹备工作进行考察,并于今年3月31日在科威特城同越南奥委会进行了最后一次会晤。

亚奥理事会认为,必须保证2019年亚运会高质量、高标准地举行,理解越南放弃主办权。亚奥理事会宣布,将于今年9月20日在韩国仁川举行的亚奥理事会大会上,选举产生替补河内主办2019年亚运会的城市。

亚奥理事会前理事魏纪中表示,如果中国愿意接办亚运会,不少大城市都在软硬件和经济实力上具备相应的条件。作为2010年亚运会的主办城市,广州也被外国媒体认为适合接办亚运会。不过,广州有关主管部门已经表态,考虑到举办国际综合性运动会需要耗费较大的人力物力,在结束2010年亚运会之后,广州市政府已经在内部达成共识,10年内不再接办综合性大型运动会。

印度尼西亚的第二大城市泗水,2012年在申办时输给了河内。印尼体育部长罗伊表示,印尼已经准备接手主办权,在资金方面不会有问题。不过,印尼奥委会主席里塔此时尚有疑虑,担心政府是否有充裕的时间来筹备。里塔表示,亚奥理事会将在5月初派人来印尼,评估泗水接手主办第18届亚运会的可能性。此外,迪拜、吉隆坡、新德里、台北、新加坡等城市,也被传是接办亚运会的潜在对象。

经济困难,预算有限

4月21日,晶报登录越共机关报《人民报》官方站,查阅了越南政府对于弃办亚运会的官方表述。

《人民报》介绍说:4月17日,越南政府办公厅、文化体育与旅游部、财政部、计划与投资部、外交部和河内市人民委员会等机构的领导人联合举行工作会议,就如何承办2019年第18届亚洲运动会进行了深入讨论。越南政府总理阮晋勇主持了会议。越南政府副总理武德儋等官员出席。会后,阮晋勇总理宣布,越南将放弃亚运会主办权,并表示越南将在适当的时候重新申办这一赛事。

阮晋勇说,越南政府感谢亚奥理事会支持越南发展体育运动,以及支持越南首都河内举办第18届亚运会。然而,越南对于举办亚运会这样的大型赛事并无经验,也并没能为此做好准备。申办时,越南没有做好保证赛事成功举办的具体计划。目前的筹备计划,也未得到政府总理的批准。

阮晋勇总理认为,成功举办地区和国际体育赛事,固然将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升国家形象做出贡献,然而一旦不能成功举办,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越南在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下滑中受到了巨大影响,国家经济水平仍处于困境。目前,越南的中央和地方预算有限,仅会用于更加紧急的任务中。

越南文化体育与旅游部最初预测,现有70%的体育场馆都可以升级改造成亚运会赛事场馆,仅有30%的场馆需要重建。然而越南财政部副部长杜黄英俊认为,在运动员村、自行车馆、五项全能及马术比赛等场馆建设上的花费将超过预算。越南计划投资部部长裴光永表示,计划投资部不支持越南举办这一赛事,因为1.5亿美元的预算是绝对不够用的,需要至少5亿美元,这还不包括约8200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2.4亿元)的参赛选手培养费用。

政府在弃办亚运会的公告中说,越南不敢保证社会资金参与赛事基础设施建设是否可行,这其中涉及到运动员村、自行车馆、五项全能以及马术比赛等场馆的建设。阮晋勇总理还担心:越南无法满足场地设施建设的需要,而这些场地无利可图。亚运会结束后,无法可持续应用。

申办阶段,迪拜退出

2012年11月8日,第31届亚奥理事会全体代表大会在澳门举行。在这次会议上,越南河内获得2019年亚运会举办权。按计划,这届亚运会将于2019年11月举行,为期16天。

与奥运会、世界杯等国际大赛相比,亚运会的含金量正在下降。从规模上说,亚运会是仅次于奥运会的全球第二大综合性运动会。过于庞大的比赛项目,导致办赛费用高昂。2012年,共有三座城市参加2019年亚运会的申办角逐,分别是越南河内、印度尼西亚泗水以及阿联酋迪拜。在申办权揭晓前一天,富庶的迪拜突然宣布因为准备不足而退出,剩下河内与泗水展开竞争。

河内得到了阮晋勇总理的全力支持,制订了包括机场候机楼、高速公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建设周期持续到2030年。越南奥委会主席、文化体育与旅游部长黄俊英在澳门陈述时说,越南对于基础建设有着充分信心,将建设一座6万人的体育场。黄俊英表示,申办得到了80%的国民支持,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越南河内确信自己的办赛环境是安全、稳定的。

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随后宣布,在决定主办权的投票中,不同申办城市之间的得票非常接近,河内幸运胜出。印度尼西亚的泗水获得了2021年亚洲青年运动会的主办权,当作对这座城市的一个安慰。

2012年11月8日晚,在来自45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400多名代表的见证下,亚奥理事会和越南申亚代表团举行了隆重的签约仪式。越南代表黄俊英表示,越方将立即展开筹办工作。

时隔两年,形势大变

获得承办权的15个月后,形势发生了剧变。2012年,越南有80%的国民支持申办亚运会。时至今日,却有87%的越南受访友反对举办亚运会。很多越南民众认为,应该将钱先用在民生福利上,举办亚运会并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越南媒体指出,亚运会的总投资有可能高达35亿美元,民众对如此大幅度的政绩工程极度反感,举办亚运会的支持率已降至10%。

从今年3月底开始,越南国会举行听证会,讨论是否主办亚运会。4月初,越南当地站进行民意调查,参加调查的8.5万民中,有87%的人认为应该放弃主办权。政府内部也有反对举办的声音,越南计划投资部部长裴光永就明确表示,不支持越南举办亚运会。

面对改善民生的质询,阮晋勇总理表示,弃办亚运会可以节省至少20亿美元,这笔钱将用来拓宽首都河内市与胡志明市的城市道路,增加排水设备,避免涨潮时海水倒灌造成道路损毁;增加贫困山区福利院和学校建设,让孤寡老人和儿童可以得到照顾。

放弃亚运会的决定公布后,越南民纷纷表示赞同。越南民众认为,政府的决定体现出了决策理性。承认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下滑影响的现实,不制造繁荣假象。对于弃办亚运会的决定,越南股市给出了正面回应。越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报》在4月18日撰文说,越南股市在经历连续五天的暴跌之后大幅反弹,有大量资金涌入大市值股票。

咬咬牙,其实也能办

虽然越南政府喊穷,但与2012年申办成功时相比,越南的经济状况已经有所好转。要是越南政府咬一咬牙,也能办好这届亚运会。

越南在2012年申办亚运会时,经济增长速度是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CPI涨幅超过9%,外贸逆差严重,外汇储备仅够两个月的进口必须额。在这种紧张的局面下,越南依然提出申办申请。通过申办成功,对于提振越南国民的信心、稳定国内舆论,起到了较好的作用。

今年初以来,越南经济持续好转,一季度GDP增长率为4年来同比最佳,CPI通胀大幅压低。越南在第一季度的出口额增长了14%,带动经常性贸易收支实现了四年来的首次盈余,外汇储备相当于三个月以上进口额,三年来首次进入基本安全级别。越南已有4600家停产企业恢复生产,比前一季度增长48.9%。外国直接投资资金实际到位额达28.5亿美元,同比增长5.5%。

网游资讯
建材选购
旅游规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