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通什信息网 > 健康

卿空记 43 徒劳无功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8:58

卿空记 43 徒劳无功

“他都那么对你了,就算他为你能自己一人去面对天际之谴,可他还是为了王权将你嫁给了元亦你现在要去为了他送死么”青禾拦在了慕诀之外,复央的真心她虽然看的真切,可在她的世界里黑就黑,白就是白,既然能为了王权将卿空嫁给元亦,那之后复央的事跟卿空就没什么关系了。

“让开你们拦不住我”卿空呵斥的多少有些急切,她不知道天际之谴的威力到底如何,复央正在遭受的或许是蚀骨之痛又或者是前所未有的恐怖,她必须去看看他,她有涤泪还有千颜花,如果这些都救不了他,她至少还能陪在他身边。

她对他,哪是青禾说的那般简单,她被囚禁了700多年都放不下他,现在即便对他多了恨,那也不过是想放又放不下的借口罢了,或许她也应该当面问问他,她陪着他长大,他将性命都愿意交于她手,他对她的情谊来不得半点虚假,又是如何舍得将她嫁给元亦的,王权对他而言,比性命还要重要么

“让开”青禾看着卿空已经微微发红的眼睛垂下了手,卿空性子隐忍,除了和复央在一起外话很少,一向的淡漠从容,这样焦急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让她多少有些害怕,更何况,以她的神力,连卿空的一成功力都挡不住,就香消玉殒了。

慕诀却依旧拦着

卿空记  43 徒劳无功

,萧智已经默默地冲他使眼色了,卿空虽心结未能痊愈,但神力依旧深不可测,萧智作为军医,对他们俩修为情况再了解不过,卿空若真动起手来,慕诀定不是对手。

可慕诀怎会眼睁睁看着她去送死,千颜花又如何,涤泪又如何,天际之谴岂是她一个人的神力就能扭转的。守护她,不是王命不可违,而是只要他还活着,就绝不能让她有危险。

“你就这么不惜命么你对这往生就这么忠于职守么四方国死过一次,阴阳池边死过一次,王权对你也这么重要么”卿空的眉眼间蕴满怒气,他无从反驳,他不能对她说,这拼尽性命的傻气,王权只不过是给了他这样的机会而已,让他可以为她生,为她死。

他第一次在千颜花地见到笑颜无忧的她,她是权倾往生的盘旋宫主,他是将军府里再寻常不过的孩子;他在四方国从生死边盘桓清醒过来时,是她救了他,700多年,她出落的更加清冷漂亮,那和央王如出一辙的淡漠眉眼让他想靠近却又忐忑不安;他还没从再见她的喜悦里出来,央王已许她一生,她那般清浅微笑的眉眼,他即便再不愿相信,也知道她的心意除了央王,不会有其他神明,他只想默默守护她,看到她高兴,他自然也无所求。

他怎么也没想过,央王会让他去哀乐国,告诉元亦,要想立卿空为哀乐国王后,只能是这几日他乘风飞行,怕时间来不及她就会和央王一起在天际之谴里丢了性命;可他又怕元亦一口答应后,她悲伤绝望的眉眼,他即便是想想也替她难过。可央王告诉过他,卿空不会答应,她会去边界,到时候他一定要守护好她,不要让天际的小神明为难她,不要让哀乐国的将军找到她,不要让她回到盘旋宫殿,除非天际之谴已过。

所以他有了这些他做梦都不曾想过的幸福时光,是这天际是这往生千年来赐给他的最好礼物,比起她,天际第一将军的头衔要也罢,不要也罢,他怎么会在乎王权他在她面前,不过就是700多年前怔怔看着她的男孩。

可这些他都无法说出口,她即便早就不是盘旋宫宫主,可在他心里,她依旧高高在上,更何况,她心里的那个人,他也无法逾越。

“只要臣还活着,就不会让宫主去盘旋宫”心里的千丝万结,最后竟只有这简单的一句话。

“你觉得我杀不了你么”卿空一心担忧复央的安危,此刻无论谁拦她,都得死。

慕诀依旧没有挪动半步,他当然清楚她的神力,只是她救过他两次,让他死又如何。

“卿空”

“卿空姑娘”萧智和青禾直接被卿空用结界困在了半空中,引得他们不由得惊呼起来。

慕诀依旧没有妥协的迹象,还是用胳膊拦住了卿空的去向,即便他能从近在咫尺的卿空眼里看到越来越浓厚的愤怒。

“不要”萧智和青禾近乎同时惊呼出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卿空手里变幻出的坚冰剑刃直接刺向慕诀的胸膛,一击刺穿,黑色的血液顷刻浸湿了第一将军袍。

青禾立马闭上了眼睛,已经不忍再看下去,慕诀瞬间苍白的脸色即便没有出声也在昭示着那豁大的剑口有多疼。此刻寂静无比,慕诀大颗大颗汗水落地的声音就显得异常清楚,萧智看着伤口的方位,好在未刺中要害,看来卿空并不是真的要他的性命。

松了一口气的萧智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了慕诀一句,就算神力不如卿空,他好歹也应该避上一避啊,就那么直直地迎了上去,那好歹是涤泪幻化出的冰剑啊,坚硬锋利的程度哪是一般仙器所能比的。

“为什么不躲开”卿空看着脸色惨白的慕诀也是十分诧异,好在刚刚那一剑她并没有想置他于死地,否则涤泪击穿的仙躯早就灰飞烟灭了。

“还望宫主留在军帐内盘旋宫殿去不得”他的这条性命如果能让她回心转意,他义无反顾。他不躲开是因为她一旦去了盘旋宫就无再回来的可能,他不愿意她丢失性命的前一刻得知她深爱的央王此刻正在进行着用千名将士抵命的残忍计划。

他说话的声音已经渐弱,却还是尽力字字清晰的阻止她去盘旋宫殿,即便在她看来所有的四方国营救、尽力替她解心结都是王权之下的不得已而为之,可她终究不想置他于死地。

卿空用仙力直接将慕诀推坐至帐角处,“萧智,他交给你了”话音刚落,在萧智和青禾身上的结界即被解开,萧智立刻向慕诀冲了过来,用药箱里的布条替他先止住伤口,否则就算是没命中要害,也会血流而死。

“松开”即便是正在处理伤口,慕诀还是抓住往外走去的卿空的裙角,那眼里写满的阻止让卿空有些动容,可她不能再多作停留,多一刻,复央就危险一分。

“你就松开吧”萧智劝依旧紧紧攥着裙角不放手的慕诀道,因为手用力处,刚止住的血又流了出来。青禾看向慕诀的眼神也是既无奈又心疼,她也不想卿空去盘旋宫送死,可她在卿空身边多年,卿空一旦决定的事,除了复央,没有谁可以改动丝毫。

千颜花直接缠上了慕诀的手,萧智立马去拉千颜花的藤蔓,却被千颜藤蔓上的神力弹了开来,慕诀刚刚被堵住的伤口又撕裂了开来,萧智心下大呼不好,慕诀的这只手这样下去算是费了。

千颜藤蔓覆盖到伤口处时,慕诀直接晕厥了过去,那攥着的裙角终于垂了下来,卿空看向萧智,萧智则回道:“姑娘放心”,卿空便直接出了军帐,往盘旋宫方向去了。

萧智也本以为她是用千颜花直接断了慕诀的这只胳膊,可千颜藤蔓褪去,慕诀胳膊上虽瘀紫,可涤泪冰剑的伤口已经不再血流不止,她下手虽重,却还是帮他止了最严重的伤口。

“这下手也太狠了这胳膊岂不是费了”卿空走后,青禾看着慕诀瘀紫的胳膊冲萧智说道。她本该随着卿空往盘旋殿去的,可慕诀伤成这样她必须确认他平安无事才心安,毕竟他是救他们出四方牢笼的神明,更何况还长的那么好看。

“青禾在卿空姑娘身边多年,还不了解卿空姑娘的性子么她要是真想费将军一只胳膊,何必动用千颜花呢,那涤泪幻化的冰刃直接出手不就好了”萧智一边回答着一边替慕诀配置汤药。

“你是说卿空用千颜花替慕诀已经疗了伤可这伤口并没有愈合啊”青禾看着那刚刚止住血的伤口不解道,千颜花若想治愈新鲜伤口,定恢复的毫无痕迹,哪还需要萧智再动手。

“卿空姑娘不想伤将军,看似那一剑刺的狠毒,实则并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将军拉着裙角使得伤口又裂开,即便我医术高明,恐怕也颇为伤神,所以她才用千颜花让他放手,一来她可以去盘旋宫殿,二来将军的伤口虽不能愈合,也不至扩大溃烂。至于为什么不用千颜花直接治好将军,想必她不想将军再阻止她去盘旋宫殿吧此去盘旋宫殿生死未卜,她自然不希望再牵扯更多人,这恐怕也是她纵容你留在这的原因”

青禾听后给萧智打起了下手,等慕诀的状况好点,她一定立刻启程赶往盘旋宫,这天际若没有卿空,她又有何用。

“真是个无可挑剔的姑娘,虽果断,手法却不狠辣,不知道此去盘旋宫殿是个什么样的下场”萧智为这个忘年交唏嘘不已。

“军医你看这是什么”青禾看向桌角处的黑叶问道,那上面荧荧地泛着光,很是奇怪。

...

菏泽好的治性病医院
四平治疗盆腔炎方法
枣庄治疗阴道炎方法
北京华博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有人在大庆皮肤病医院治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